青海十一选五最大遗漏

战气

小淼
雷角大陆东方一角,洞庭国内,田家堡中,田家第三代弟子集体在操场上演练武技,田淼混在其?#23567;?br /> 田淼是族长田林的最小的孙子,也是第三代中武技最烂的人之一,并不是说他多懒惰,只是每天演练完的收获,都将会在晚上莫名失踪。
这天夜里,田淼又感到体内充盈的战气逐渐消失,田淼郁闷至极,这样下去,何时是个头啊。
战气分天地人三级,战技同样如此,据说天地人上还有真神和伪神之说,不过那仅存于传说罢了,除了上古传说的八位真神之外,就未曾听说有过真神出?#33267;耍?#27492;乃后话,以后再说。
田淼?#37027;?#37057;闷至极,就起了床,独自跑去外面散步,走着走着,田淼感觉精神迷糊起来,仿佛受倒某种召唤一般,走到一处谷口,自然而然的进去了,很奇怪,在外面是一片黑暗,仅有一?#36880;?#26376;当空而已,山谷中却是灯火通明,田淼左右打量,发现山谷内面积颇大,两边都有石驻,每根石驻上放着一块石头,光亮正是从石头上发出来的,田淼看到山谷内有个小屋子,便走了近去。
“有人在吗?”田淼站在屋子门口问道。
山谷之内,声音回荡,无人回答。
“有人在吗?”田淼忍住心中忐忑,再次问道。
依旧无声。
田淼鼓起勇气,推开房门,刹那间,一股寒气从小屋内暴射而出,侵进田淼眉心,田淼眼前一暗,昏倒在地…

田淼倒在地上,昏睡了过去。
这股寒气入体之后,直接进入经脉,沿着田淼平日里修炼的轨道运行着。
经脉中战气分金木水火土,除此之外还有风雨云雾冰,据说这之上还有高于他们的雷属性,只不过修炼雷属性需要非常?#37327;?#30340;先天体质,否则,无从下手,战气分天地人三阶,每阶分十级,十级之上还有一个大圆满的境界,也可称为伪阶,如,地阶大圆满可称为伪天?#20303;?br /> 话不多说,田淼本是修炼金系战气,在这一刻,寒气居然沿着金?#20498;?#36947;运行,田淼的经脉内,都逐渐凝结出冰来,而?#19968;?#26377;着愈演愈烈的样子,这样下去,田淼早晚变成冰雕。
此时,田淼丹田之内突的暴出一股吸力,将这股寒气吸进丹田,寒气本想挣扎,却发现在这股吸力面前无从挣扎。尽数进?#35828;?#30000;。

田淼继续昏睡…
过了两个多小时,丹田之类缓缓涌出一?#23665;?#31995;战气,进入了金系经脉?#23567;?br /> 随着战气的越积越多,经脉居然出现饱和的趋势,田淼本是人阶三级的武者,这个等级,田家下人中也有不少。
在某一霎,经脉之内战气聚满,然后水?#35282;?#25104;的冲击了第四层。
源源不断的战气堆积到第四层屏障之前,在最后一霎,最后一丝战气如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般冲破了这层屏障,源源不断的涌入第四层经脉之中,田淼豁然睁开眼睛,吐出一口混浊之气,眼中充满无限惊喜,以及眼屎,却发现,已经天亮了。
田淼爬起来,准备进屋找找有啥宝贝,一道声音从谷口传来:
“何人如此大胆,我碧雪儿的地方也敢?#22330;!薄?br /> 欢迎点评。五分钟后继续

声音听上去剽悍,可是却略显稚气,田淼心中暗惊,人阶八级!这等人物纵然放在田家堡内,也只有父亲和几位叔伯达到了。当然,爷爷和看守书库的老人不算。
田淼抬头望去,一个娇小的影子映入眼帘。三千青丝披散在肩上,一身粉裙格外耀眼,玲珑小鼻微微翘起,一对秋水眸子满含怒气,收握一柄青钢剑,正气势汹汹的朝田淼冲来。
田淼浑身冷?#24618;?#20882;,马上原地立定,双手拱拳:“小子无心来此,不知是?#21834;?#22993;娘住处,冒犯之处,还请原谅。”田淼本来打算称呼前辈,眼角余光却看到了一张比自己似乎还稚嫩几分的?#24120;?#21040;嘴的辈马上?#26576;?#22993;娘了。
“少废话,既然闯到这里,就别想把我碧雪儿两句话打发掉。老?#21040;?#24453;,咦?”碧雪儿看到了田淼身后打开的房门,惊疑了一下,问到:“这房门是你打开的?”田淼看了一下小屋,又看了一下雪儿变幻无常的?#25104;?#24515;中讶然,却只得缓缓点头:“小子以为此房无主,便贸然打开了一下,请姑娘见谅。”碧雪儿?#25104;?#24674;复了正常,心中嘀咕:“这小子哪来的怪胎啊,师父说这小屋有碧灵寒

泉的寒气保护,叫我未达到人阶大圆满时不要开门,否则会被寒气侵体而死,这小子哪里来的怪胎,看上去比我大不了多少,却已到了那等境界。”旋即口吻平和了一些:“本姑娘倒没那么小气,房子你?#21796;?#21435;吧?”要是被田淼知?#25042;?#30887;雪儿现在的想法,恐怕要?#36947;趾眉?#22825;了。
“绝对未曾踏入半步。”田淼正气凛然,面不改色。
“我知?#25042;耍?#20320;走吧!别告诉外面人这个山谷。否则,就算?#20063;?#22914;你,但是碧雪儿也会跟你不死不休。”
“咦,不如我??#34180;?#23569;废话,快走。”
哼,厉害一点那么牛干嘛?小子不和你?#24179;稀?#24515;里这么想着,人已跑了。
田淼跑到田家堡门前时,却发现客厅里坐了很多人,田淼发现,除了一群不认识的来人以?#26696;?#20146;和爷爷之外。他的妹妹田屿儿居然也坐在客厅中,田淼心中暗惊:这等排场,所为何事
啊?

小子找了个家丁,打听了一下,恍然,原来这群人是向妹妹屿儿提亲的来了。
妹妹还真是个祸水啊。田淼苦笑摇头,走进客厅,在屿儿旁边坐了下来。
话说田淼是田林最小的孙子,屿儿便是田林最小的孙女了,田淼15岁,反观屿儿,也才13,也不怪人家来提这亲,屿儿与田淼虽是兄妹,但屿儿已是人阶七级高手,这等年纪的高手,冲击地阶可是很有希望的,这样的好?#22791;荊?#22823;家族自然不会放过。
来人是天宗之人,此刻为首之人与爷爷正在洽谈。
?#26696;紓?#24590;么办啊??#20063;?#19981;想嫁。”屿儿?#25112;?#30000;淼耳边?#37027;?#35828;到。
“你不是还有个小情人吗?把他叫来。”田淼一样?#37027;?#35828;着。
屿儿脸一红:?#26696;紓?#20320;…你说…说什么呢?屿儿听不懂。?#34180;?#21548;不懂?#36824;?#31995;,看好戏就?#23567;!?br /> 终于,天宗之人不?#22836;?#20102;,站起来一拍?#38647;?“田林,你不要得寸进尺,少宗主娶你女儿是你女儿福气,不答应的话,?#20063;唤?#24847;强来。一个小小田家,我倒…?#34180;?#25105;倒不放在眼中,一条天宗的狗,也敢动我的女人。30秒,滚回去。”一道淡淡声音响起,一名年轻男子的身影诡异出现在客厅之?#23567;?br /> “月宗苍月!”天宗带头人说道,声音里充满了畏惧。
“还有20秒,我的时间可不多?#19969;!?br /> “走!”领头男子一咬牙,率先离去。“月宗休要嚣张,我只是个下人,宗内?#31354;?#19981;比你月宗少。”
?#21543;?#23478;之犬而已,几个八九级人阶的人,在我面前可是连说话的权利都没?#23567;!辈?#26376;的声音淡淡响起。
“妹夫,倒还真准时。

上集因为小子太困了,关于洞庭国内的势力来不及介绍。
洞庭国内,首先由,田,贺,叶,柳四大家族。在这之上还有天宗和月宗两个宗派,宗派跟家族不同,是有地阶?#31354;?#30340;,反观四大家族,除了田家有两位人阶十级武者外,其余家族仅有一位人阶十级武者,而在天宗和月宗之后,自然就是皇室了,皇室实力如何,那便以后再说。

话说苍月出现在客厅之后,先向田淼点点头,随即拱手,对着田林朗声道:“小儿见过世爷爷。”目光却是盯着一旁的屿儿不放。“哈哈,少宗主何必多礼。今日还多谢少宗主解围哈。?#34180;?#19990;爷爷哪里话,月宗和田家?#32531;?#22810;年,外人都知道,田家有困难,苍月自当?#22016;?#20309;须言谢。”
田林也是爽朗一笑,然后转身:“田淼,少宗主可是贵客,就由你接待了。?#34180;?#26159;,孙儿知?#25042;恕!?#30000;淼也是站起,又轻拉了屿儿一下:“人家来找你的,你也一起吧。”屿儿犹豫了一下,却撞到了苍?#38470;?#20046;炽热的眼神,小鹿乱撞了一下,脸上浮过一抹嫣红,贝齿轻咬,低头?#20599;?#24212;了一声:“嗯。”田淼心中诧然,这丫头,真有人阶七级么?
田淼看向苍月:“妹夫跟田淼来吧。”话音刚落,却觉得?#30452;?#19968;疼,田淼转头看了一下旁边的屿儿,叹道:这妮子…
一处密林中,三道人影并排而行,赫然变是田淼三人了。
三人无话,不知走了多久。田淼忽然停下来:“没想到几年不见,妹夫便是达到了人阶大圆满,这?#20154;?#24230;,着?#31561;?#23567;子汗颜啊。?#36744;?#26376;愣了一下,苦笑一声:“没想到田淼兄弟灵力又提升了,哎,还是逃不过兄弟的眼睛。?#34180;?#37027;兄弟以为在三名十级人阶武者联手之下,带着我和屿儿?#30001;?#30340;机率多大??#36744;?#26376;一愣,说道:“三名十阶武者,苍月不说战而胜之,但只是带兄弟和屿儿?#30001;?#26159;没有任何问题的。咦,兄弟为何问起这个??#34180;?#27809;什么”田淼嘿嘿一笑,“三条狗而已,还想躲多久?”
田淼话音刚落,林子后方不?#27934;Γ谅?#20986;三道身影:?#26696;?#19979;好眼力,不过…阁下还是留
在这里吧。”
苍月嘴角扬起一?#19978;?#35857;的笑容:“狗就是狗,永远看人低。”
苍月下一秒出?#33267;耍?#38654;锁九天”伴随苍月的一声轻喝,一股浓郁的雾气自苍月体内?#35845;?#32780;出,将三人困在了里面。
“快走,我现在的实力,困不了他们多久。”说罢,田淼领头,朝安全的方向跑去…
“你是如何知道有人跟踪我们的??#36744;?#26376;?#38391;?#30340;问,要知道,就在刚?#29275;?#33485;月自己都未曾发现。“没什么,闻到了杀气,太重了。…糟糕,家里出事了。”田淼惊呼,旋即立定,面向家族,表情凝

重,一股灵力从眉心涌出。“中品灵力!?#36744;?#26376;惊呼。“你也太高看小子了,战气转化为灵气而已。”
爷爷和家人们,你们一定要逃出来啊!田淼心中想着。说道:“苍月,爷爷他们有危险,可以帮忙么??#36744;?#26376;爽朗一笑,“你们在这等着,苍月去去就来。”
?#26263;?#31561;,不用去了。?#34180;?#21734;??#34180;?#22825;宗么,灭族之仇,呵呵,哈哈哈哈,小子与你们不死不休!”田淼的声音回荡在天迹,一滴晶莹液体落在了草地上…

“什么??#36744;?#26376;听了一惊。“两个人阶大圆满,还有十来个人阶十级。天宗,倒也看?#38391;?#25105;田家啊。?#36744;?#26376;听了心头一动,问道:“田兄是不是…这么多?#31354;擼以?#23447;可是无法比拟啊,他又如?#25991;?#20986;来??#34180;?#21621;呵,小子虽然战气不怎么样,可是灵力却是下品颠峰,而?#19968;?#26377;小部分的战气化灵,地阶之下,如?#25991;?#30475;走眼。屿儿年纪只有十三,却也人阶七级颠峰,如此年纪,若真的给她时间发展,冲击地阶不是难事。既然天宗结亲不得,便只有出手除一祸害了。可怜我田家一族…”田淼淡定的说着,仿佛在诉说别家之事一样,“屿儿,跪下!”田淼说罢,率先对着田家跪了下去。
“爷爷,族人们,田家今日遭遇此劫,田淼若不能血洗天宗,为家族雪恨,定不为人。”言?#24076;?#31449;起,望向一边眼眶红润的屿儿,轻轻拍了两下她的头,疼爱的说:“屿儿,哥哥要离开这里,独自去修行,你就跟着苍月吧,哥看得出来,他会保护好你,还有,你是田家的最后一点血脉。好好保护自己,对外人,不要提起自己是田家之人。如果哥出了什么意外,也不要报仇,田家血脉不能断,长兄如父,哥的话就是父亲的话,不得违?#22330;!?#26059;即转身,对着苍月说道:“苍月,现在我把屿儿交给你,你能保护好她么??#36744;?#26376;一愣,马上抱拳:“不辱?#22993; ?/p>

田淼微微一笑,转身欲走。“田兄。?#34180;?#36824;有何事??#36744;?#26376;拿出一本战技和一把宝剑:“田兄,?#20197;?#23447;没什么好东西,这里有一本水属性战技,还有一把碧蛇剑,便赠与田兄,祝田兄?#28156;?#25104;功,小弟得赶紧回去,通知父亲收缩势力,加强防御,今日苍某出手,天宗必然找上门来,如今天宗实力不知为何这样强了,月宗若非全宗出马,也拿不出这等实力。?#34180;?#22914;此,屿儿便交给你了,小子去了,不出十年,定叫天宗还这血债。?#34180;?#30000;兄,你…?#34180;?#22825;下再没有田淼,有的只是淼天,淼视天下,傲视苍穹,谁敢称雄…”
田淼豪气干云,也不多说,接过碧蛇剑和战技,转身就走。“淼兄若遇到麻?#24120;?#20142;出此剑,若买?#20197;?#23447;面子的,麻烦?#23665;狻!?br /> “多谢!”余音回荡在天
际。“其?#30340;?#20063;可以去月宗的,只是你的个性…倒不是个打掉了牙往肚里吞的。祝你?#36855;耍 辈?#26376;低声喃喃道,看向一边正在啜泣的屿儿,温柔道:“走吧,你哥他会没事的。而且,你希望你哥有朝一日回来,看到个一蹶不振的妹妹吗?”屿儿一愣,?#35828;?#22312;苍月怀里:“我真的?#38376;攏?#21733;哥是我最后一个亲人了。?#34180;?#27809;事的。会过去的…”看着逐渐消失的背影,苍月安慰道。
田淼走着,走到一半时,笑道:“天宗这次网撒得真大啊,外围都是七级人阶,看来真是想把田家赶尽?#26412;?#21834;。”笑容里透满了阴狠。“好小子,灵力确实?#35828;茫?#19981;过,旁门左道,战?#25151;?#26159;没用的。所以,嘿嘿,觉悟吧。”
“他的命,是我的。敢动他,便死吧。”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传过来。声音却是透着一股不容侵犯的威严。
这妮子怎么来了?

来人正是和谷?#23376;?#36807;一面之缘的碧雪儿,这道粉色身影?#35845;?#32780;出,目标却是直指那?#31353;?#20043;人,手中精钢剑舞出一朵剑花,直晃的人眼花?#26376;摇?#22825;宗之人刚?#20174;?#36807;来,却已在电光火石之间,倒在了血泊之?#23567;!?#36825;妮子没想到人虽长得?#27599;矗?#19979;手却这么狠。不行,我得跑,心里不要有压力,别还没开?#36857;?#23601;把命丢在这里了。?#34180;?#22993;娘,今日多谢?#35753;?#20043;恩,小子莫齿难忘,来日方长,小子定当回报,姑娘若是有什么需要小子做的,小子当赴汤蹈火,在所不惜。后会有期。”田淼一边逃跑,一边说道。“还是无期的好。”心里这样想着,却感觉耳边一热,一个轻轻的声音传递过来:“你要是还跑呢,便留在这里吧。”
田淼一听,马上站住,苦涩一笑,转过身,望向旁边的碧雪儿,大义凛然的说道:“姑娘,小子是看您打累了,所以想去找点水来给您解乏,绝无逃跑之意,望姑娘莫要?#20960;?#20102;小子的一番心意。?#34180;?#21756;,谁要信你!”碧雪儿扭过那张稚嫩的脸庞,小鼻微翘,佯怒道。
见过碧雪儿出手的田淼,知道自己已没有?#30001;?#30340;机会,惨然一笑,道:“姑娘,如果非要小子性命,请将小子性命在小子这寄存十年,十年之后。小子性命双手奉上。如何?”田淼知道这个谈判对于对方而言,没有半点诱惑,却也只能如此。碧雪儿倒是一愣,慢慢的说道:
“你还真有趣,我那间小屋,是我师父她老人家留给我的,我修炼的是水系,那间屋子有碧灵寒泉的寒气保护,未达到人阶大圆满,开门的话,只有死路一条,传说有一种特殊体质,叫做极寒体质,该体质可以吸收所有寒气,就算实力不够也?#36824;?#31995;,这种体质分先天和后天,我想,你应该是先天,所以,你要帮我一个忙,这个忙可能真的会让你丢掉性命,不过,不会让你现在去送死,?#19968;?#24110;你提升实力,然后去的,毕竟,极寒体质,不是那么好找的。”
?#25300;以敢狻?#20320;可?#29275;俊?br /> ?#20843;?#28982;心里也不知道,但是,?#19968;?#26159;选择相信吧。合作愉快!”碧雪儿愣了一下,旋即伸出一只手,缓缓道。
田淼握了一下那只柔若无骨的小手,感受到女孩手上一抹温热

,马上抽了回来,脸也红了一半。
“呵呵”碧雪儿掩嘴轻笑,“那么,认识一下吧,我叫碧雪儿,以后,便叫?#24050;?#20799;吧。年龄么,十?#20035;輟!?br /> 果然,这妮子比自己都小上一线。田淼说道:“小子淼天,随便怎么称呼,直呼小子也可以。年龄十五岁。小子有一事不明,还望赐教。?#34180;?#20160;么??#34180;?#38634;儿刚才说的小子昨日是吸收的冰寒之气么??#34180;?#39069;,是的。怎么了淼…淼。”雪儿戏谑的说道。
田淼却是没有?#20174;Γ?#24515;里思索着:不对啊,我修炼的可是金系战气啊。田淼原地打坐,催动丹田内战气,让它进入了水系经脉中,突的发现,战气化为了一股连绵不绝的水之气。
难道?
闪过一个念头,田淼立即将体内战气一分为五,下一刻,田淼发现,这股战气居然分为了五行有尖锋锐利的金之力,连绵不绝的水之力,生机盎然的木之力,至阳至盛的火之力,沉?#32676;?#37325;的?#26519;?#21147;。

田淼立即凝神,居然五行一齐冲击经脉壁障,周围居然产生了一点波动,一股无形之力朝田淼涌来。雪儿见状,立即跳开,心道: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怪胎,这等实力,就可以引起天地之气的共鸣。
田淼对这股天地之气来者不拒。再加上多年来消失的战气似乎重生过来。
第五层,破了。
第六层,破了。
又过了三个时?#21073;?#27492;时的田淼已是汗流浃?#24120;?#32467;印越来越慢。
田淼紧咬牙关,却发现,在那壁障之前,战气却是无法前进半步了,脸上露出一抹失望。
“雪儿助你!”一声娇喝自雪儿口中传出,雪儿马上催动战气,?#22836;?#20986;一股水之力。
对于这股水之力,田淼如鱼得水般疯狂吸收起来,某一刻,田淼豁然睁开眼睛,眼神露出一抹喜色,看向一边也是香汗淋漓的雪儿,站起,拱手道:“小子多谢雪儿帮忙。”
“不用,你到底修炼的什么?怎么这么耗费战气。”
“以前么,是金系,现在么,小子不?#29275;?#20116;行齐修而已。”
下一刻,雪儿的?#25104;?#32456;于精彩起来…
本集完。五分钟后更新下一集

晚上,田淼与雪儿围着一堆篝火静坐在林子?#23567;?br /> “你去睡觉吧,我静一会。”田淼静静的说道。
“不去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你知?#28866;矗?#25105;太兴奋了。”雪儿眼里泛起了些许光彩。
“为什么?”
“雪儿和师父一起闯了多年,从没听说过有过五行齐修之人,而?#19968;?#26159;可以吸收冰寒之气的五行齐修,呵呵,雪儿相?#29275;?#20320;将来的成就一定不平凡,或许会超过雪儿的师父。”
“?#24653;唬?#20854;实我也相?#29275;?#21482;是,那有什?#20174;?#21602;?…”少年抬头,望向天上的皎洁之月,眼里?#28860;?#30528;些许泪光,“他们再也回不来了。”
“其实也不用那么悲观啦,他们只是去了另外一个国度而已,说不定他们在另外一个世界看着你,看着你?#21049;模?#25104;人吧。?#34180;?#26159;么??#34180;?#26159;啊,他们在看着你,所以,不要让他们失望。?#34180;?#20026;什么好像你什么都知道的样子??#34180;?#21734;,那个,其实是因为雪儿?#38391;媯?#20320;出现在谷中的时候,雪儿就猜到了一些,便偷偷的跟踪了一下,雪儿还知道,你是叫田淼。你,不会怪雪儿吧??#34180;?#21621;呵,你觉得我有那资格么?”
良久。
田淼想到了什么,把苍月赠送的密籍拿了出来,看了一下,吸了一口凉气,这小子,倒也看?#38391;?#25105;。
雾锁九天的手抄本,地阶顶级战技,呵呵,想不到我田淼修炼的第一本战技,便是这等?#27809;酰?#36825;应该是他的压箱货吧。啧啧。
感叹了一下,田淼翻了开来。
锁雾诀。
雾系战技,?#23630;?#22320;阶以下之人修炼,用于困住目标,或隐秘己方气息,只对地阶之下的人有效果。
这样么,苍少使用的应该便是这招吧,一人之力,困住三个并不低于自己太多的人,倒也不错了,只是这雾气?
“雪儿,小子请教你一事??#34180;?#21734;?什么。?#34180;?#38654;气如何修炼??#34180;?#20320;还真是个门外汉,水云雨雾冰本为一体,以水为本,最高为冰,都是同一属性,既然你五行都可以相互转换,这雾气修炼对你来说,应该不是难事?”
“由水之气转换而成么?”田淼喃喃道,心中却是没有丝毫线索。
“我们去哪里修炼?”田淼抬头,看向对面的雪儿。
“在洞庭国的西方边?#24120;?#26377;一条乌江,乌江的

另一边,是乌蒙国,那里有一处魔兽山脉,里面有众多的魔兽和各种帮人提升实力的药材,机遇好的话,可能还会遇到先辈?#31354;?#36951;留的洞穴,也会是一点收获哦,不过那里的魔兽不欢迎人类,会有一定的危险,所以…”
“魔兽山脉么,就是那里吧!”田淼嘴角扬起一抹弧度。
“乖,早点休息吧。晚安”雪儿站起,拍了一下田淼的头。
“靠!”

晚安
啊不对。。。是,完!!

田淼与雪儿在林子中?#19979;罰?#36208;着,一路无事。
三个月后。
某天,田淼吐出一口浊气,看向旁边的雪儿:“终于要出去了。”
“?#29275;?#25105;也感觉到了,人类的气息。”雪儿也是淡淡点头,眼里透着一丝如释重负的感觉。
这三个月来,田淼也是小有收获,但是不大,只是?#35033;?#22312;人阶七级而已。田淼也是轻叹了一口气,想要晋级,不是那么容易啊。锁雾诀也只是熟悉经脉的运行轨迹而已,雾气也是无从下手。
收回了感慨,田淼看向一边的雪儿:“走吧。?#34180;?#21999;。”雪儿轻轻应了一声。
两人从林子中缓步而出。
一个小镇映入眼帘。
田淼和雪儿并肩而行,慢慢走到镇口。
“柳家镇”
一块牌?#22812;?#22312;中央之上。
“呵呵,柳家么?”田淼自语,率先进了去。雪儿紧随其后。
走着走着,田淼忽然停了下来,望向一处大宅。一股灵力从其眉心射出,直指那处大宅。
“咦,这是?”良久。“不好,被发?#33267;耍?#38634;儿,跑!”言毕。田淼拉着雪儿的?#30452;郟?#36305;了开去。

宅子的客厅内,某位女子突然惊讶了一下,怒喝一声:?#20843;?#20154;如此大胆,竟敢窥探我等。”语?#24076;?#23545;着田淼逃走的方向暴掠而出,其身后跟着一男一女也是闪了出去,只是速度比起来,却是差了好多。
田淼与雪儿跑到一处巷口,轻叹:“雪儿,停下来吧,跑不掉了。”旋即转身,对着?#35845;?#36807;来的女子微微抱拳:“前辈,我和雪儿路过?#35828;兀?#26080;意冒犯,若有得罪之处,还望见谅。”
女子停下身形:“咦,你们真的只是路过?”
“千真万确。”
女子看了一下他们的年纪,心中暗惊。身后一男一女也是追了上来:?#26263;?#24072;,他们?”
“没事。”女子一摆手,“你们姓甚名谁,年纪多大,家在哪里,准备去干什么?”
“我叫淼天,她叫雪儿,我十五,她十四,别的恕晚辈无可奉告。”
“十五的七级人阶,下品巅峰灵力,十四的八级人阶,能培育出这等实力的人,也不会是?#24717;?#20043;辈吧?”女子试探性的问道。
田淼却是不?#27599;?#21542;,耸了耸肩。
“你们好,我是?#36947;堆?#38498;的导师,我叫朵儿。也可以叫我朵儿导师。”自称朵儿
的女子伸出手,友善的说道,?#20843;?#28982;你们实力也不错,可这大陆之上到处卧虎藏龙,如果可以的话,不知道可不可以邀请你们加入鄙院,在那里,你们可以获得更好的培训…”朵儿身后男子微微惊讶,要知道,平日里这位老师可是何等的威严。
“可以让我在十年内晋入地阶么,也就是你那个层次。”对于朵儿的说辞,田淼并不在意。
“这个,”朵儿一声苦笑,“人阶大圆满没问题,地阶么,我想,在这个大陆上,至少在整个东方,应该没有人可以下这等保证,毕竟,那是看机缘的。”
“如此的话,还是免了吧。”田淼淡定的说道。
“狂妄!”朵儿身后那名男子终于怒喝而出,?#26696;?#21644;我打一场么?我若赢了,我听你处置,你若输了,从哪里来,爬回去。”
朵儿眉头一皱,却并未阻拦,以她的身份,自然不可能对田淼二人出手,既然自?#21644;?#24351;已经忍不住,倒正?#27599;?#30475;这小子真实实力如何,再确定是否真的纳入门下。
“三招之内,胜不了你,也算我输。”淡淡的声音从田淼口中传出。
年少本?#20204;?#29378;。

寂静,死一般的寂静,除了雪儿之外,朵儿导师和那女子都是一阵赅然。
这小子,也太猖狂了吧。
“好,好,好!希望你不要后悔。”
“哪那么多废话,有什么本事亮出来,?#19968;?#35201;?#19979;貳!?#30000;淼却是仿若未闻。
以田淼的处世态度来说,自然不会如此鲁莽,只是田淼略微感应了一下,这男子倒的?#20998;?#19981;得田淼的重视。
人阶八级武者。
在这之前,田淼就算同等级放对,也不敢夸下如此海口,只是现在的他,不仅有了五行之力,还有一点冰寒之气,更何况还有下品巅峰的灵力,除非是遇到同样逆天的人,否则在同等级之下,就算高出其一级的?#31354;擼?#20063;有着战而胜之的把握。
田淼的信心与狂傲,是有?#26102;?#30340;。
男子不再说话,体内战气运行,冷冷道:“你会为你激怒我的话而付出代价的。”

田淼没有理会,眉心处一股灵力涌出,过了一会,轻笑道:“?#26519;?#27668;么?”
“眼力倒是不错,不过,这些在战斗中,可是丝毫没有用的。”
言?#24076;?#19968;声大喝“滚石拳!”对着田淼冲过去。
滚石拳,人阶高级战技,打法沉?#32676;?#37325;,土系武者可以修行,擅长持久战。
朵儿导师和身后女子苦笑摇头,退后了一些距离,只有雪儿立在原地,未曾动弹。
田淼淡定的望着面前男子,一股灵力也是涌出,锁定着面前男子的一举一动。
十步,
田淼未动。
九步,
田淼未动,
三步,
田淼未动,
一步,看着在瞳孔里放大的男子,田淼动了。
毫无花?#21361;?#21482;是平平的打出了一拳,也是简单的和面前男子的拳头对上了。
?#32610;?#27515;!”男子暴怒,面对比自己高出一级的武者,还敢?#25165;觶?#23454;在是太看不起他了。
下一秒,拳头对上之后,男子?#25104;?#21464;了。想象中的田淼?#32531;?#39134;的场面并没有出现,田淼依然?#24863;?#33258;若,望着面前男子,眼里透着一股嘲讽之色:“你的攻击,太弱了。”
观战的朵儿和身后女子?#25104;?#21464;得无限
精彩,朵儿喃喃道:“败了么?”
“不可能,他只有人阶七级啊,怎么可能在不施?#35895;?#20309;战技的情况下一招打败龙清?”
只有雪儿未曾有太大的笑容,嘴角噙着一抹微笑。
回到战
斗,田淼在男子出手的一刹那,体内战气涌出,化为金,水,木三系之力。
金的尖?#31353;?#21033;。
水的绵绵不断。
木的生机盎然。
?#26087;?#37329;,金生水,水生木,木克土。
五行的相生相克,在这一刻被田淼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三个多月来,压抑在田淼心中的怒火,是该发泄了。
一声狂喝,田淼用尽全力,战气如破石而出的竹笋一般,尽数侵入面前男子体内。
男子再也承受不住,身形倒退而出,一口血箭喷出,望着田淼,眼里充满了恐惧。
震惊。
全场震惊。
田淼想趁胜追之,无奈一个地阶?#31354;?#22312;旁观战,不是他招惹?#38391;?#30340;存在。
原地,立定,抱拳:“小子淼天,承让了。”
一刻间,豪气冲破云霄…

良久,男子从恐惧中回过神来,仰头长笑,只是眼里却是充满苦涩。
缓缓回过头,望着田淼:“你很强,不过,?#19968;?#20462;炼得超过你,早晚有一天,你会败在我的手上,你是我要超越的目标。”语?#24076;?#30007;子也是豪迈一笑,伸出了一只手:“认识一下吧,我叫龙清,那位女子是柳家的长女,柳蓝儿,我们都是?#36947;堆?#38498;的学生,今天是我导师来柳家招生的,没想到…”
田淼也是一愣,旋即伸出一只手,与龙清握上:?#20843;?#28982;不知道你哪来的自?#29275;?#19981;过我也告诉你,今后的我,你只有仰望的权利。”语毕也是一声长笑。
龙清受挫而不折,反而能将之化为动力,并没有丝?#33391;?#20167;之心,也确实为?#23665;?#20043;人。
“请问朵儿导师,在下和雪儿是否可以走了?”

“不错,不错,这么年轻的三系同修武者,倒的确有着几分让人侧目的?#26102;尽!?#40857;清没有看出来,朵儿自然是看出来了,只是听到这里,龙清脸上的苦涩之意愈发的浓了。
原来自己跟他的差距,远不是一?#21069;?#28857;啊。
田淼却是笑而不语,望着朵儿,脸上没有丝毫波?#21073;?#31561;着她的下文。
“这么好的学生,要我去哪找啊。”朵儿转过身,望天轻?#23613;?br /> 旋即转身,一声轻喝:“灵力囚笼。”一股灵力从眉心涌出,将田淼包围:“如果你能破此招,就可以走了,否则,就留下来,做我?#36947;堆?#38498;的学生吧!”
感受到这股灵力的力量,田淼大惊:“中品灵力!”然后便是苦笑,中品灵力,倒的确不是现在的他可以抵抗的。
“这便是灵力的进攻么??#27604;?#30001;那股灵力将自己包裹,田淼自语。在这股力量面前,他连反抗的勇气都没?#23567;?br /> “卑鄙!”一声娇喝自雪儿口中传出,手中精钢剑也是不慢丝毫,直指朵儿刺去。
“哼!”朵儿用眼角瞥了一眼雪儿,嘴角也是冷笑一声,手掌成印。
“寒冰刺!”
寒冰刺,人阶高级战技,水属性修炼者习之,用于攻击。
一道肉眼依稀可见的白色战气自?#31181;?#23556;出,刺向雪儿。
战气击中雪儿前进的身?#21361;?#38634;儿闷哼一声,身形倒退数步。雪儿一对秋水眸子盯着朵儿,刚欲拔剑再攻。一道怒喝传来
“休要伤她!”

喊话的自然便是田淼,此刻的田淼,眼里透着浓郁的怒气,再没有了先前的淡定从容。

真的怒了!
于公来说,雪儿对田淼有?#35753;?#20043;恩;于?#21073;?#19977;个多月的相处,田淼已经把雪儿看做了自己的朋友,亲人,或者,更甚一些。
于公于?#21073;?#30000;淼都不能对雪儿受到伤害而视若无睹,何况这还是因他而起。
所以,田淼
出?#33267;耍?/p>

田淼体内五行战气上涌,对着朵儿的灵力轰去。
想象中的轰鸣声并没有出现,田淼的战气如同打到空气一般,直接穿透过去,未见丝毫波澜。
“没有用的,灵力的封锁,同样只有灵力可以破开,你的灵力虽是下品巅峰,但在拥有中品灵力的我面前,倒也没有几分说话的资格。所以,你还是跟?#19968;嘏道堆?#38498;吧,在那里,你会受到很好的培训。”
“灵力的进攻么?”田淼自语道。随即抬头,望着朵儿导师,嘴角扬起一抹轻笑。
?#20843;?#28982;我也想去贵院讨教一番,不过,结果可能要让你们失望了!”
说完,田淼体内五行之力?#28044;?#36895;度,疯狂上涌,嘴角扬起一抹弧度。
“还不死心么?跟你说了没用的。”朵儿感受到他愈发浓烈的战意,轻声道。

“有用没用,不试怎么知道呢?”田淼依旧淡定的说着,只是脸上,涌起一抹疯狂的神色。
?#20843;?#28982;不知道是否有用,但是,能让她分一点心,对你来说,应该有点帮助吧。”雪儿也是恢复了冷静,气定神闲的说着,“冰之气么?既然硬拼没用,那便用速度吧。”
“游?#35282;?#33714;!”
声音落下,雪儿如同一只蜻蜓般,就这样飘了出去,目标直指朵儿导师。
“放肆!当?#20063;?#23384;在么?”一边的柳蓝儿也是拔剑而出,迎向雪儿。“你么?”雪儿微微打量了一下柳蓝儿,“你我虽同为人阶八级,但在学院的呵护下成长的你,倒不是我的对手。?#34180;?#20320;!…”柳蓝儿有点气急败坏,但接下来的话还没有说出来,雪儿的剑已经到了。
“寒冰刺!”
“什么?只看一遍,便已记住了我结印的手法。哈哈,你们俩倒真是让我惊喜啊!”田淼也是心中暗惊:这妮子,还有这一手啊。
“人阶高级战技而已,倒也用不着花多大?#20035;肌!?#27492;时的雪儿已经完全的?#24618;?#20303;了蓝儿,眼里也是涌上一抹狠色,“再不放了他,你这两个弟子的命,我收了!”

“个性倒是不错,不过,一个地阶?#31354;擼?#21482;是对付两个人阶的,倒也花不了多大?#20035;肌!?br /> “困木阵!”
困木阵,人阶高级战技,用于封锁迷惑敌人,木属性武者可以修?#23567;?#36825;朵儿,居然也是水木双系修行者。
一股战

气涌出,将朵儿也是牢牢困住,后者也是顷刻间不能动弹。
“打架的时候还要?#20013;模?#34429;然低你一阶,不过,还是要说,你太高看自己了。”田淼慢慢的说着。
田淼体内的五行之力运转到了最大量。
“战气化灵!”
田淼心中一声低喝,源源不断的战气转化为灵力,向朵儿导师的灵力封印轰去。
“怎么回事,他的灵力,在上升!”朵儿也是自语道。随即?#25104;?#21464;得凝重,加强了灵力的封锁。
“你们拖住那雪儿,别让她打扰到我!”朵儿一声喝出,注意力全部转到了田淼的身上。
“来吧,把你的本事都使出来。”朵儿轻声说道。
此时的雪儿已经从封印中解脱,却也被龙清二人拖住,只能心里干着急。
此时的田淼已是紧咬牙关,体内战气濒临枯?#21670;?#24577;,身上青筋暴起。某一刻,终于承受不了灵气的如此消耗,一口血箭喷出。
此时的田淼,大口喘着粗气,嘴里喃喃道:“要用那冰之气了么?”
旋即体内战气再次运行,一股冰寒之气缓缓上升。
“为何如此倔强?”朵儿开口询问。要知道,只是让他做自己学生而已,多少人羡慕不来呢。
“呵呵,责任,?#22993;?#21629;运,这些,不经历过,不会懂的。”田淼轻笑一声。
“冰寒之气,气化为灵,给我破!”田淼心中狂喝。

田淼的冰寒之气如数转化为灵力,此刻的他也是强弩之末,正蓄势待发准备最后的攻击。
田淼嘴角鲜血不要钱似的涌出,如此大负荷的战斗已经让他经脉出?#33267;搜现?#30340;受损,意识也是愈发薄弱。
“这便是最后的攻击了,如果非要留在这里,或许便是天意吧!”田淼望着朵儿,缓缓的说着。
“最后的攻击么?真让人期待?#21073; ?#26421;儿导师也是看着田淼,轻轻的说着。
朵儿再欲加?#33499;?#21147;的封锁,却迎到了田淼那坚毅的眼神,此刻的后者,颇有一副宁折不曲的味道。
“罢,虽然?#20063;?#30693;道你为何如此倔强,或许你有你的理由,我只是要收你做?#24050;?#29983;,除此之外,并无他意,既然你执意不?#24076;?#25105;也不?#33499;?#20102;,这只是我七成的灵力封锁,你若能破,便去吧。”
田淼静静的听她说着,某一刻,全身经脉暴起,一声厉喝:“破!”
一刻间,灵力的封锁被摧枯拉朽的破开了。
“这是…中品灵力的攻击!怎么回事?这小子,到底还有多少?#20063;?#30693;道的本事啊!”朵儿自语。

此刻的田淼再次一口鲜血涌出,立定,抱拳:“谢导师成全。淼天是否可以离去了?”
“可以。”朵儿挥了挥手,继续道,?#20843;?#28982;?#20063;?#30693;道为?#25991;?#30340;灵力能短时间内提升如此之快,但是你的灵力应该还是停留在下品颠峰吧,而且,看你使用的熟练程度,应该还停留了不短的时间吧。我想,或许是遇到了某种屏障吧?一般的地方可是没有灵力的修炼方法哦,但我?#36947;堆?#38498;,正好有这个方法。哎,我什么都没说哦,?#36947;?#27426;迎你们,别让朵儿等得太?#38376;丁!?br /> 此刻的田淼,?#25104;?#32456;于动了。确实,正如朵儿导师所说,这个层次,他停留了五年的时间了,战气资质拙劣的他,在灵力上却是有着卓越的天?#24120;?#21482;是他达到了下品颠峰的灵力之后,就再也没有突破,他自己也为此苦恼了很久,却没有丝毫的办法,今日听说灵力可以修炼,他又如何不会动容?
田淼微微站定,再?#20266;?#25331;:“多?#27426;?#20799;导师指点,小子手头之事完结,一定前去?#36947;堆?#38498;认真学?#21834;!?br /> 朵儿也是微微点头,露出一抹微笑,让人如沐春风一般,“去吧,再遇到什么麻

?#24120;?#23601;报?#36947;堆?#38498;的名?#25490;叮?#34429;然不知道你为什么好像没有听说过的样子,但是?#36947;堆?#38498;的名头,就是在整个大陆,也是排得上号的。”
“多谢导师,小子淼天先行告辞了。”
田淼转身,却看到?#27934;?#35199;边镇子外的天空上,一朵烟花绽放,在空中组合成了一个“天”字。
“咦,这是?…”
“天宗的求援弹,这些?#19968;錚?#21448;在干什么?”
“天宗么?呵呵,雪儿,我们走吧。”田淼说完,再也忍受不住,就要倒地。
雪儿连忙将其扶起。
“天宗,天宗…”田淼口中喃喃道。
“我懂了,放心吧。”雪儿嫣然一笑,轻声道。

下载APP客户端
青海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辽宁11选5杀码 皇马vs埃瓦尔高清录像 四肖中特三期必开一期 四人麻将游戏在线玩 亚冠伊蒂哈德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开奖结果 ac米兰桑普多利亚 仙侣奇缘3飞升 阿兹特克宝藏怎么玩 快乐12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