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海十一选五最大遗漏

宫廷长篇第二章

喵呜
皇上——您可定要为臣妾做主啊——呜呜…”

永宁殿中,万贵妃在宪宗帝的怀中哭的梨花带雨。

好吧,‘梨花带雨’这样的词语用在已年过四十的万贵妃身上,的确?#30343;?#24456;贴切。看着年老体雍、满脸细纹的万贵妃那副故作少女姿态的样子,我只觉喉头一阵恶心。

“昨日臣妾胃口不好,无心用膳。见那饭菜倒掉实是?#19978;В?#27491;巧偏闻臣妾宫内几个宫女想要小宴庆贺,?#30343;?#24515;善便把晚膳赏赐给了下人。”

万皇贵妃用绣帕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道,“却不想今早发现,那几个宫女居然、居然、居然全都死了!呜呜呜呜…”

可怜见的,她们都是被毒死的。”万皇贵妃哽咽着道,“臣妾断不会下毒毒死自己宫的宫女,她们可都是臣妾的心肝宝贝,臣妾宠得很!平日里舍不得打、舍不得骂的,前几日见她们都年岁不小了,便下旨准备放她们出宫。”

“可谁曾想,昨天还是好好的大活人…呜呜,今天却成了一具具尸体啊——呜呜”

万皇贵妃抽噎着道,“皇上——您要为臣妾、为臣妾枉死的宫女们做主啊——”

“贞儿——”

宪宗帝看着爱妃哭的如此委屈,顿时心疼不已,忙将怀中的万皇贵妃抱得更紧了些

那下毒之人真是好生狠毒!”万皇贵妃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幽怨,“幸得臣妾昨日?#35789;?#37027;饭菜,却?#19978;Я四?#20960;个宫女,为臣妾做了替死鬼。不然的话,贞儿恐怕就再也见不到皇上了——”

“别胡说,朕在这里,朕不会让贞儿离开朕的!”

“不、不,皇上!贞儿好怕,这宫里有太多的人想害贞儿,贞儿怕!贞儿怕有一天,贞儿没有防备,就真的见不到皇上了——呜呜呜…”

“贞儿别怕,朕会一直在贞儿的身边保护贞儿的。”宪宗帝轻拍着万皇贵妃的背,坚定而决绝地讲道,“朕发誓,只要朕还有一口气,就绝不会让贞儿受半点委屈。谁也别想害贞儿,谁也别想!”

我跪在暗处,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。

万贵妃,天下第一戏子的称号非你莫属。

普天之下,谁比你更会演戏?

自导自演了这场好戏,连死人都要利用,故作痛心的样子搏夺皇上的同情,好完成你那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
?#30343;牽?#30343;上…

我在万贵妃宫中已有四年之久,可我始终不明白,年轻俊朗、才智双全的当今圣上,怎会爱上?#20154;?#22823;整整十九岁的万贞儿?

“启禀皇上,那饭菜中的确查出有鹤顶红的成分,足矣致命。”

“鹤顶红?#20426;?#23466;宗帝的瞳孔微缩了一下,拍案震怒道,“真是无法无天天了!竟敢在万贵妃的饭菜里下毒!如此猖狂,真当朕是瞎子吗!”

“皇、皇皇上——”

原本就战战索索的太医顿时吓得跪地不起。

“贞儿放心,朕这?#25105;?#23450;彻查此事,还贞儿一个公道!”宪宗帝安慰道。

“传令,封宫!各宫各处都要仔仔细细的搜查,不得有半分?#24597; ?#23466;宗帝转身道,“另外,负责万贵妃膳食的御厨呢?给我收押宫正处严刑拷打!一切可疑人员统统拉去审问!”

“是!”

很快,这场宁可错杀三千,绝不放过一个的大排查在宫中全面展开。本是一?#31471;?#27700;的后宫因一起命案而卷起层层波浪,?#30830;?#34880;雨的宫廷之战拉响了。

万贵妃利用此次事件,在宫中排除异己,将与其敌对的人或党?#36175;?#32479;扣上“可疑”的帽子。?#30343;?#20043;间,宫中诸人,人人自危,生恐其被株连。

宫正处大牢人满为患,每天都?#23567;?#30097;?#28014;?#36827;出,只不过是走这进去,抬着出来。

永宁宫日日上访者无数,为保免遭牢狱之灾,巴结、奉?#23567;?#35752;好万贵妃之人数不尽数。万贵妃的党羽之风威名后宫,就连周太后也要让万贵妃三分。

走进宫正处的刑室,一?#33203;?#27987;的血腥味扑鼻而来,刺激着我的神经。

这里是审讯人犯的地方,各种各样闻所未闻的刑具在我的面前一一展现着。它?#20999;?#36857;斑斑,还隐约可以见到些许红色。这上面沾满了多少人的鲜血,没有人知道。

我一脸平静的向前走着,这里的一切在我的眼中视若无物。

四年了,这里还是如旧…

都七天了还不招?嗯?当真是一副贱骨头!”

鞭子在空气中发出?#26001;?#21691;”的声音,我眨眨眼,见那木十?#26088;?#19978;,绑着血肉模糊、不堪入目的罗御厨。

?#30333;?#25163;!”

我上前一步道。

“谁呀?敢打扰老娘审犯人!”那孙嬷嬷骂骂咧咧地转过身去,看到我顿时变了脸色,谄媚地笑道,“诶呦,原?#35789;?#29738;掌宫。不知掌宫大人大驾光临,有何贵干啊?#20426;?/p>

奉贵妃娘娘之命,来看看案情的进展。”我坐下道,“公事公办,若有打扰之处,还请孙掌正见谅。”

“哪里哪里——”孙嬷嬷忙献殷勤道,“您喝茶不?我这就给你倒,哦不,我这就去拿最好的茶叶来给您沏上——”

“不忙。”我看看罗御厨道,“他还没招?#20426;?/p>

“没有,这贱骨头嘴巴紧得很,一连七天愣是一句话没说!您说这气不气人!”

“那就把其他犯人的口供拿来吧。”

“诶好——我这就去。”孙嬷嬷乐得脸上的肉都要甩下来了,扭着肥胖的身子便向文案房跑去。

我喝了口茶,茶叶涩的很,当然,这种地方是不会有什么好茶叶的。

放下茶盏,我起身向罗御厨走去。

“识时务者为俊杰也。”

我淡淡地说着,一?#35762;?#21521;着罗御厨走进。

“其实我们是可以合作的。”我带着一贯的笑容说道,“做比交易好吗?#20426;?/p>

“什么…交易?#20426;?/p>

半响,他睁开了眼睛,用虚弱的声音?#23454;饋?/p>

“你说出是‘谁’在万贵妃的饭菜里下的毒。我可以..”

“啊呸!”

罗御厨狠狠地朝我啐了一口,冷冷地笑道。

“我就知道…你是…是万贵妃,派、派来的…别做梦了,让我替你们害…害人,休想!”

我的笑容僵硬了。

罗御厨的嘴角溢出血,他的上身伤痕累累,本已结痂的伤口此时也已经?#24085;?#20102;,淌血不止。

但他的双眼里,有一种叫做坚定的东西,始终不变。

那是正直的光芒,使得原本狼狈不堪的他在我的面前变得无比高大。

我无地自容。

这世道,好人却终无好报。

我深吸一口气,几欲开口,?#35789;?#26080;言。

是该?#33080;齙着?#30340;时候了。

我?#25112;?#20182;,摊开?#20013;摹?/p>

那是一只长命锁,反射着银光。

“你!!!”

罗御厨的脸终是无法镇定了,他的表情里充满了惊恐。

“是个儿子呢。”

“你…够狠…!”

罗御厨生生吐出一口血来。

我笑笑,凑到他的耳边,嘴中轻飘飘地吐出一句?#21834;?/p>

?#26263;?#24656;怕是见不着了,别让孩子再没?#22235;?#8230;…”

“不…不!”他目光呆滞的喃喃自语,复而癫狂地喊道道,“求求你…求求你放过他!他还小!这不关他的事!求求你……”

我望着双眼血红的罗御厨,叹了口气。

在亲情面前,生命又算的了什么呢?

过道里响起孙嬷嬷?#31181;?#30340;脚步声,我转身正准备离去。

“诶,大?#22235;牽?#24744;怎么要走?#22235;兀?#25105;这还把口供拿来?#22235;兀?#24744;看看。”

“哦,不用了。”我拜拜手,心中冷笑,尽是些屈打成招的供词,又有什么意义呢?

“您放心。”孙嬷嬷打着包票道,“我一定会尽力让这个贱骨头招供的,您就瞧好吧。”

“没关系的。”我回头看了罗御厨一眼,意味深长地讲道,“我想,他很快就会招的。”

“啊?#20426;?#23385;嬷嬷不解,正欲再问时,我已走远了。

“什么意思啊?#20426;?#19968;头雾水的孙嬷嬷望着我远去的背影,讪讪道。

当夜,罗御厨在牢中触壁自尽,留血书一封,指认是受一名宫嫔指使,在万贵妃饭菜中下毒。

那可怜的替罪羊被赐死,株连九族。其与此或有或无关联的宫女太监均被杖毙,

当日,数十余具尸体从宫门内运出,投往乱坟岗,其数量之多,骇人听闻。

另外,值得一提的是,太医院十余位太医在某一日集体上吊。

但据伤痕判断,疑似被人勒死。?#30343;?#20043;间风言风语不断,宪宗帝出面辟谣,言此为空?#35813;?#35770;。故下旨,散布谣言者、谈论者,杀无赦!

宫中诸人再不敢提及此事,渐渐,此事已成过往,众曰,不提也?#30504;?#20415;忘了罢。

至此,此案告结。

成化四年二十四日初七,帝留宿永宁宫。

成化四年二十五日初七,帝留宿永宁宫。

成化四年二十六日初七,帝留宿永宁宫。

……

一连几日,皇上一直在万皇贵妃处过夜。

彤?#39277;?#32763;了翻记录侍寝的典薄,无奈地摇摇头。

叹了口气,翻开新的一页,记下:

成化四年七月二十九日,皇贵妃万氏,体微恙,身有?#30343;省?#24093;至永宁宫伴护,留。

万皇贵妃之隆宠,六宫?#28798;?/p>

下载APP客户端
青海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南京麻将档禁止营业 荷兰足球队 幸运龙宝贝在线客服 极速快3开奖 2012狼队大礼包 时时彩哪种玩法有漏洞 狂野之鹰返水 快乐二分彩开奖记录 bf1234网球比分直播 赛马会一肖中特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