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海十一选五最大遗漏

宫廷长篇第一章

喵呜
长长的宫廊通向寝殿,在这宫廊上,行走着一列身穿粉褙子白交领的宫女。

宫女们的手中托着红木?#30528;蹋?#25152;有的?#30528;?#19978;面,都是一个青瓷小碗。

碗中盛着深棕色的药汁,而宫女们则如同提线木偶一般僵直地走着,她们的脸上没有表情,只有麻木。

是的,只有麻木,如同?#24266;恕?/p>

但是,她们还有呼吸、还?#34892;?#36339;,她们还活着。

活着,却不如死了,这便是活?#24266;恕?/p>

没有思想,没有语言,没有灵魂,没有自我…只有一张麻木的脸以及一颗同样麻木的心。

而在这宫里活着的,不都便是这样行尸走肉的活?#24266;?#21527;?

到了。”

走在最前面的那个宫女停下来道,于是,身后的六七个宫女也便都停了下来。

前面是一个圆形的门洞,穿过它便是寝殿了。

“按我提前交代的做,明白了吗?”

为首的宫女冷声道。

“是——”

宫女们答道。

穿过门洞,她们沉稳地走在过道上。

你…你们,你们要干什么!?”

迎面而来的是一个身穿青碧色宫服的小宫女,她大约十三四岁的样子,一张俏生生的小脸上满是惊恐与慌张。

粉衣宫女们没有理会她,她们继续向前走去,就好似没有看见她一样。

“唔——”

这小宫女的身后冷不定冒出个太监,一把揽住她,用一块帕子捂住了小宫女的口鼻。

这小宫女挣扎了两下,便被捂死了。

衣宫女们对眼前的一切熟视无睹,她们推开了寝殿的门,走了进去。

殿内光线昏暗,但陈设的奢华却无法掩盖。

而在寝殿的中央,有一张大床。

床帐是淡黄色的锦缎,上挂东陵玉垂饰。

帐内有一层轻纱。

掀开纱帘,眼前的一幕让人吃惊。

在床上躺着的,是一个二十余岁的年轻女子,她的手足被白绫缚住,四肢就这样被绑在四个床柱上。

细看之下,这女子真算得上是倾城国色,一张丽颜楚楚动人,即使是面无血色,也显示出病态的美感来。

女子的樱唇被白绫堵住,她头发凌乱、面色惨白,神色间充满了愤恨与不甘。

“唔——唔!”

女子发出模糊的声音,她的心中有着千言万语,却无法开口。

宫女拿下她口中的白绫,她刚要开口,一碗药汁便进入了她的口中。

她挣扎着,企图将药汁吐出来,可却是徒?#20572;?#22905;的双肩以及腿被人死死的压住。接着,宫女们扳开了她的嘴,将碗中的药汁强灌了下去。

一碗又一碗,女子已经不记得她到底?#36824;?#19979;了多少红花。

药汁流到喉头,却不及心底的苦。

望着微微隆起的小腹,女子的眼角流下了绝望的泪。

宫女们解开了她身上的白绫,走出寝殿,徒留女子在床上啜泣。

身下传来阵阵剧痛,血染红了床单。

女子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。

“万贞儿,你这个毒妇!”

“禀娘娘,何宫人已小产,血崩而死。”

正殿上,我跪地沉声道。

“哦?”

凤榻上,一个女人半卧着,双目半闭着,略?#34892;?#35768;倦态。她身着金凤朝阳红褙子,头簪如意,满身的珠翠使得她尊贵而又不显艳俗之气。

她便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妃子,万贞儿。

“皇上,没有怀疑到本宫头上吧?”

“请娘娘放心。”?#19968;?#31572;道,“奴婢已经吩咐过齐太医了,何宫人是不慎从台阶上跌落,?#24605;?#33145;部才?#21015;?#20135;的。”

“嗯。”万?#20351;?#22915;放下茶杯道,“那个碍事的宫女,是怎么处理的?”

我知道,万贵妃指的是那个碧衣的、被捂死的宫女。

“她是失足落水而死,和何宫人小产没有半点关系。另外…那七个参与此事的宫女,您之前承诺过,事成之后放她们出宫的。现在…”我试?#21483;?#30340;看看万贵妃

?#25353;?#36135;!”万?#20351;?#22915;听后不由得骂道,“本宫那?#36824;?#26159;骗她们的鬼话,岂能当真?”

“那…”

?#26263;?#28982;是也一并处理掉了,这还用废话?”

“可她们都是娘娘您精心培养出来的心腹啊。”我不禁求情道。

“心腹?”万?#20351;?#22915;不屑地讲道,“?#36824;?#26159;几个棋子罢了,既然没有?#27515;?#29992;价值,那就是弃子,还留着干什么?”

“可…”

“行了阿琪,你今天的话够多了。”万?#20351;?#22915;?#34892;?#19981;悦,“以后说?#30333;?#24847;着点分寸!”

“奴婢明白。”我赶忙叩头道。

“?#36824;?#20320;这次做的很不错,干脆利落。倒是比以往要更周全。”

万贵妃的表情渐缓,口气也柔和了起来。

“这是你的?#30171;停?#22909;好收着吧。记得以后用心做?#38534;!?/p>

奴婢谢娘娘赏。”

我知道这是万贵妃笼络人心的路数,便也没有推辞的拿走了。

掂掂钱袋,约莫五十两左右,还?#34892;?#35768;碎银。

我将钱袋纳入袖中收好,心中却并未有多高兴,反倒像压了一块大石头,如那钱袋一样沉甸甸的。

五十两…换母子两条性命…

原来,在这深宫之中,人命如此的不值钱。

琪姑姑——”

回到房间,一屋子的宫女齐声向我行礼。

“嗯。”

我点点头,?#34892;?#24515;不在焉。

“姑姑,那个…”

过了半响,终于有个宫女耐不住性子,开口问道。

“贵妃娘娘?#29976;?#25165;能放我们出宫?”

她这一问,便是道出了一屋子人的心声。

“对呀,琪姑姑。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出宫呀?”

“是啊…”

“……”

一有人开了头,六七个宫女们便都纷纷凑了过来问道。

我的心咯噔一下子,鼻子一酸。

“明天…最迟后天。”

我?#39318;?#38215;定地讲道,心却已微微颤抖。

真的?!”

宫女们难以置信地问道,惊喜来的太突然了。这些十四五岁的女孩们已然被巨大的兴奋感冲昏了头脑,每个人的嘴角和眉梢都有着掩不住的喜色。

?#26263;?#28982;是的了,姑姑什么时候骗过你们?

我掏出一纸文书和宫牒,抬起头,竭力挤出一个并不自然的笑。

“你们看,文书都下来了就差尚宫局的籍案,等审批完去了奴籍之后,你们就可以出宫了。”
我清清楚楚的看到,她们每个人的脸上,都洋溢着真心的笑容。

从她们的眸子里,我?#33080;?#20102;天真的快乐。

顿时,一种罪恶感涌上我的心头。

恭喜了,”我?#39318;?#39640;兴的样子,“姑姑先在这里祝贺你们。这样吧,今天晚上由姑姑做东,办桌酒宴为你们好?#20204;?#31069;庆祝!”

“这样不好吧?”

“这有什么的?”我满不在乎地说道,“我已经向贵妃娘娘请示过了,有娘娘护着,我看谁敢说什么!”

“好耶——”

众人一阵欢呼,兴高采烈地笑闹道。

我别过脸去,泪水模糊了双眼。

“真好,过几天就能回乡见到娘了呢。”

“我也想我娘了,还有我爹。”

“外婆身体一直都不好,这下终于可以回去照顾她了。”

“哎,听说我娘又喜了,真希望她能给我生个小弟弟。”

“切,万一是女儿呢?”

“女儿也好呀,那样我就有妹妹了……”

你们出宫之后,想干什么呀?”一宫女问道。

“还能干啥?找个好人?#22777;?#20102;?#38534;!?#21478;一宫女答道。

“然后生一屋子的小娃娃,哈哈哈…”

“?#32531;?#35828;些什么,你才生娃娃呢!”

“嘻嘻…春桃,你就别装了。我看你就是想和你的阿牛哥哥生娃娃…”

“你瞎扯!你、你你不要脸!”

那叫春桃的宫女红了脸,追着这宫女便打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一屋子的宫女们笑成一团。

我看着她们,心中不知是何滋味。

自从万贵妃丧子之后,永宁宫…还是第一次这样热闹过呢…

“行了行了,都没个正经的,也不怕让人笑话。”我板起脸道,“赶快吃饭,别浪费了我特意打点来的一桌子好菜!”

知道了——”

宫女们上?#25597;?#24109;,拿起碗筷夹菜吃饭。

“姑姑怎么不吃呀。”

有宫女问我。

“呵,你们小姑娘?#22777;?#30340;,我一个老姑子跟着瞎掺和什么呀?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。”

“嘿,姑姑不老。姑姑年轻的很——”

“不但年轻,姑?#27809;?#24456;漂亮呢。大?#19968;?#35760;不记得上次,禁军统领来永宁宫护驾,看见姑姑的时候,眼睛都直了呢。

“去去去,小嘴跟抹了蜜似的甜。准保没什么好事!”

我?#39318;?#29983;气地骂道,可心中却无比的贪婪这转瞬即逝的温馨

走出屋子,我轻掩上房门。

夜凉如水,月色正浓。清风拂面,带来些许寒意。

我老了,?#19979;穡?/p>

豆蔻之年不复,二?#22235;?#21326;已过。现在的我,概是双十有余,整整的二十一岁。

二十一岁,在民间恐?#20081;言?#20026;人妇,育有一双儿女了吧?

十年,多少岁月蹉跎。我从垂髫幼童成长为天真无知的少女,再到现在的行事狠辣的毒女。

是的,我是一把刀,?#25238;?#20043;日,便是我的死期!

透过窗户,我见屋中一片欢声笑语。

孩子,吃完了这最后一?#20572;?#20415;去上路吧。

到了阎王殿,多求求那里的鬼差,

?#29943;?#23450;要投个好人家,不要再在这宫墙之中,?#26408;?#20102;你们的大好年华

下载APP客户端
青海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爱彩乐 霍芬海姆对勒沃库森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今天 神秘元素援彩金 上海快3当天开奖结果 vs马德里竞技国王杯视频 伊蒂哈德足球队 浙江20选5开奖号码是 西甲冠军 网球比赛